女儿患重病花光全家积蓄,父亲寒风中穿戏服合影赚钱

女儿患重病花光全家积蓄,父亲寒风中穿戏服合影赚钱
天色已晚,路上的行人大都面露微笑急着赶回家。而王庆光却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在去医院的路上。他要去看看自己的女儿是否有所好转。”奶奶,爸爸是不是因为我生病了所以不爱我了?我好起来了是不是就会来看我了?”还未走进病房,便听见女儿迟疑地问自己的奶奶。酸涩,心疼,深深的无力感瞬间涌上心头,让一墙之隔的他顾不上自己的面子,蹲在墙角嚎啕大哭。”我也想陪着我的女儿,可是我不去挣钱的话怎么给她治病啊!”面对镜头,这个七尺男儿流露出无比绝望的神情。 爱心通道:父亲扮太监下跪救女 “女儿病了,你赶快请假回来。”电话那头传来妻子焦急的声音,王庆光心里”咯噔”一下。连夜坐车赶回吉林,女儿的情况让王庆光的担忧变得更重了:持续高烧不止,脸色发黄、腿痛。当地医院检查结果显示贫血,白细胞异常,进一步的结果却无法确认。着急的夫妇二人赶忙带女儿去长春吉林大学第一医院做检查,显示白细胞高达80多万,是正常值的80倍,疑似白血病。骨穿检查后,王曦彤最终被确诊为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王庆光无比艰难地看完了确诊书,想到之后艰难的治病之路,王庆光眼前一阵眩晕,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把他拖向无尽深渊。 医生的询问和孩子的哭声把他从深渊中拽了出来。看着眼前被疾病折磨的女儿,王庆光决定不惜一切代价救自己的孩子。彤彤肺部感染过于严重,没办法直接进行手术。只能先降白细胞,再进行化疗治疗。连着五天日夜不间断地输液,彤彤的白细胞总算降下来可以进行化疗了。一家人也舒了一口气。但孩子上第一个疗时的反应又让家人心疼不已。短短几天时间,彤彤的头发掉光了,发烧,呕吐,不吃东西。小小的孩子表达能力不够,只能用哭闹来宣泄痛苦。看着孩子受罪,夫妇二人心如刀绞。 彤彤今年三岁,于今年8月查出患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。在彤彤生病以前,虽然家中生活并不富裕,但一家人过得平凡而幸福。妈妈在生下彤彤后,身体一直不好,干不了重活。所以家里的重担一直在爸爸的身上。于是,农忙时爸爸在家务农,农闲时则外出打工赚点零花钱。在爸爸看来,自己又可爱的女儿,温柔的妻子,慈爱的母亲,这样的生活让自己十分满足。但这一切都被病魔破坏了。为了给彤彤治病,花光了家里的积蓄。王庆光卖掉家里的土地,借遍了所有的亲戚朋友,仍然没有足够的钱来给孩子治病。看着缴款单上的数字,王庆光绝望不已。 彤彤妈妈原本身体就不好,彤彤生病后伤心过度,得了抑郁症。这个消息对这个家庭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。可妈妈舍不得离彤彤太远,就在医院做些轻巧活照顾彤彤。洗衣服,做饭,收拾病房,只要能干的活,妈妈就会努力去做。为了不影响彤彤的情绪,妈妈总是让自己忙起来,没时间去想别的事情。面对彤彤的时候,妈妈也会绽开笑脸,希望自己能带给彤彤希望和阳光。看着妻子努力调节自己去照顾女儿,王庆光觉得自己对不起她:”我希望下辈子能给我老婆一个幸福的生活。” 妻子不能过多操劳,王庆光只能麻烦自己的母亲照顾孩子。母亲已年逾花甲,却仍旧迈着蹒跚的步子在病房尽心尽力地照顾彤彤。为了不感染,奶奶每天都要擦洗五六遍层流床。整日整夜在病房陪着小孙女。看着自己六十岁的母亲在医院睡也睡不好,吃也吃不好。却仍然担心自己哪里没做好的样子。王庆光无数次躲在角落里哭泣:”都说养儿防老,安享晚年,而我却让妈妈在这个年龄还为我们操心,我不孝,可我又没有别的办法。”他只能努力赚钱争取早日治好孩子的病。这样,一家人就都好了。 但是王庆光挣钱的速度却远远赶不上治病花钱的速度。自彤彤住院以来,钱就如流水一般被花了出去。每次化疗都需要两万多,在不感染的情况下,还需要九次化疗。前期已经花去了家里全部积蓄,现在已经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了。而王庆光原本靠务农、打工为生,收入寥寥。现在更是只有他一人挣钱维持所有开销。只要有时间,他就去打零工:去工地卸货,去饭店刷盘子,只要能挣到钱他就去。即使这样,也难以维持彤彤动辄上万的手术费和随便一盒就是几百块的药费。 走投无路之下,王庆光想到了一个法子。他买来太监的服饰还有皇帝的服饰。在伪满皇宫前和游客合影。收费是合影留念10元,弯腰合影20元,下跪合影30元。”只要能筹到钱,下跪也没有什么。”为了女儿,这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早已把面子丢到了一边。吉林的冬天,温度很低,下了厚厚的大雪,王庆光冻得直跳脚。可一旦有人和他合影,他总会板正身子,字正腔圆地喊道:”皇上吉祥!”他希望能够给游客带来最好的感受,让周围的人也来找他合影。这样,就能筹到更多钱了。冬天已经来了,可春天在哪儿呢? 生病后的彤彤被迫长大了,她变得异常懂事。看到奶奶哭泣,她用自己小小的手去擦奶奶的眼泪:”奶奶,你不舒服吗?你咋了?别哭。”奶奶说没事儿,我不难受。可过了几分钟,彤彤又关切地问奶奶怎么了,让奶奶别难过。才三岁的小女孩儿,却对大人的情绪如此敏感。奶奶心疼之余不禁感到了温暖。”你说这么懂事的孩子,怎么就会得这种病呢?我老婆子半截身子快入土了,让我得也行啊。”说着说着,奶奶又忍不住哭了起来。 哭泣和哀伤解决不了现实问题,随着病情加重而随之而来的是每天都需要支付的昂贵的医药费。生病到现在,王庆光家已经花去了20多万,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,真正映衬了”家徒四壁”这几个字。一面是负债累累、挣钱艰难、无处可以借钱的窘境,另一面是随时会病情恶化的女儿。他们真的舍不得可爱懂事的女儿,可是却不知如何留住她。彤彤目前才完成三次化疗,之后九次化疗。每一笔化疗所需的巨额费用都像一块块大石头,压得他喘不过气。因为缺少治疗费用,孩子危在旦夕,这一家人如今已经毫无办法。(文/夏夏) 如果您想帮助可怜的孩子,可以点击腾讯公益链接:父亲扮太监下跪救女 或进入微信-钱包-腾讯公益-搜索:父亲扮太监下跪救女 转发也是一种帮助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cehsingk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