孙杨发十大质问:你们就是这么对待运动员的吗?称有黑手污蔑事实

孙杨发十大质问:你们就是这么对待运动员的吗?称有黑手污蔑事实

北京时间11月16日,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瑞士蒙特勒举行公开听证会,审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孙杨和国际泳联的上诉。本次听证会共持续了近11个小时,在经过孙杨本人、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代表及相关方证人发言后,孙杨做出了最后的总结陈述,并提出了自己心中的十大疑问。

北京时间11月16日,国际体育仲裁法庭在瑞士蒙特勒举行公开听证会,审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对孙杨和国际泳联的上诉。本次听证会共持续了近11个小时,在经过孙杨本人、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代表及相关方证人发言后,孙杨做出了最后的总结陈述。孙杨“抗检”听证会

在此前的听证会中,孙杨坚定的认为自己及团队没有做错,他认为检测人员身份存疑,没有资质证书,甚至血检官会自称是他的粉丝,并且表示没有破坏血瓶,一切都在主检官注视下完成,针对WADA方面说自己造谣和说谎的说法,孙杨称自己有证据回击对方:“首先我方有当晚视频、监控和照片,但今天在现场大家没有看到,很遗憾,我不知道,今天我放出来你有勇气看吗?如果大家看了,可能全世界会感觉IDTM和WADA的执法非常糟糕。这个录像今天大家看不到,但终将有一天会被看到。”

孙杨随后还回应了对方提出的“检测人员让我的母亲站在我后面,这就是主检测官告诉我们的过程”,孙杨反问道:如果是你的母亲站在你后面看你进行排尿,你会愿意吗?你会得到尊重吗?”

随后经历了请求更换翻译被拒事件,孙杨陈述被中断,陈述重新开始后,孙杨表示:“今天我在这里我想通过公开方式,告诉大家所有事实真相,我和我的团队没有任何东西去隐瞒,与兴奋剂斗争是非常重要的,但更重要的是,每个人,包括兴奋剂组织机构,都要遵守规定,才能让体育得到公平,纯净,如果体育本身不尊重自己规则,谈何公平竞争?如果运动员基本权利和隐私无法得到保证,又何谈奥运匹克的最高梦想是站在领奖台上?”

“去年这次兴奋剂检测,是我请求检查人员遵守规则并保护运动员权利,但非常遗憾的是,这却成了WADA想来对我进行处罚的一个理由,我感到不解和疑惑。国际泳联在不到一个月时间内做出裁决,本应是保密的裁决书,竟然被泄密和转载,这是如何发生的?当然这个裁决书仅仅只向WADA提供过,这个裁决书的保密性被完全忽视,在7月光州世锦赛期间澳洲媒体详细报道裁决书,一只黑手操控舆论、污蔑事实,从2018年9月4日到今天,整整438天,给我身心名誉和团队带来巨大伤害。”

孙杨谈到这段艰难的时光,随后向对方发出十条质问:“对于我的家庭经历艰难时光,在这里希望各位仲裁员换位思考一下,当检查人员深夜带着不相干人员进入我的住宅,我的个人信息该如何得到保护?当检查人员见到我一刻开始进行拍照,我的肖像权利该如何得到保护?当缺乏资质的陪同人员提到让我母亲在我身边进行监督,我的隐私权如何得到保护?为什么我没有权利要求检查人员出示资质?当我提出可以等候有资质检查人员,我可以等到天亮,为何主检测官拒绝?”

“9月4日那天晚上我被三人无视法律的行为感到震惊,虽然我不是律师,无数次经历兴奋剂检查,检查人员禁止对运动员进行拍照和录像,我知道检查人员必须出示证件,检查样本必须保持完整性,而检查人员的表现不值得任何人信任。”

“令我万分不解,对方检测人员指控我违规,你们就是这么对待一位运动员吗?难道这就是世界最权威的组织,创造公平竞争的方式吗?从我成为运动员20多年来,靠的是刻苦训练,经历上百次兴奋剂检测,每一次都严格遵守规定、积极配合,都要求兴奋剂检查和机构遵守自己的反兴奋剂法规和规则。如果按照他们所说的这些错误没有关系,这个违规不是严重,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成为反兴奋剂检察官。”

孙杨最后感谢了仲裁和在座的各位,并希望仲裁做出最公正裁决,还我清白。

会后,孙杨表达了十足的信心,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道:“刚才仲裁团主席也说了,他会非常公平、非常清楚地做出评审和公判。我相信,这个结果最后是一个非常好的结果。

而孙杨的代理律师伊恩·米金先生则表示:我得说自己尽了最大努力。谈及根据自身从业经验,伊恩·米金先生表示新年到来前有望得到结果,但是他无法预测最终的裁决结果。

免责声明: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,不代表腾讯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cehsingkil.com